老北京,一個茶館里。進來一個穿著風光的年輕人,跑堂的看到忙不迭地喊道:“客人到了,敢快把雅間收拾收拾啊!”

然后,三四個跑堂的有的墊臺布,有的搬凳子,有的的泡龍井,忙得不亦樂乎。

年輕人得意地說:“燙個干絲,來一盤豬蹄,再做一個籠蟹黃湯包,一小籠翡翠燒賣和千層油糕......”

不一會兒,菜上齊了,年輕人看到角落里有個衣服破爛的老頭,于心不忍,于是叫過跑堂的說:“給角落里的那位老人泡一壺好茶,點心隨他點,錢由我來付。”

跑堂的睜大眼睛:“他是你親戚?”

年輕人搖頭。“那是你鄰居?”

年輕人又搖頭。

哪知跑堂的偏偏打破沙鍋問到底:“既不是親戚,又不是鄰居,老板干嘛要為他做東啊?”

見他實在難纏,年輕人只好說:“那個窮老頭的兒媳婦長得很漂亮,我跟她常在一起......”跑堂的壞壞的一笑,去了。

不一會兒,就聽到角落里傳來對話聲:“老頭,你放開肚皮享用吧,吃不了打包,有人替你做東了。”

老頭:“少說鬼話,哪個替我做東?”

跑堂:“二號雅室的那位老板。”

老頭看了看那個年輕人,說:“哼,他替我做東?我吃他的,是應該的!”

跑堂的臉上一副不屑的表情了,他湊近老人家低低地問:“老頭,這么說,你兒媳婦跟人家相好的事兒你知道了?”

老頭滿不在乎地說:“不錯,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跑堂的突然高聲嚷叫起來:“天吶,這種事你也敢承認,難道你就不覺得難為情?”

哪知老頭竟大大咧咧地說:“這有什么,不妨跟你說實話吧,我兒媳婦跟他才相好幾個月,他媽卻跟我好了幾十年哩!。”

猜下這兩個人是什么關系,按鍵盤上的ctrl+a 看答案。

他們是父子關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