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第一次聽趙詠華的《最浪漫的事》,那句
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
老”,我聽成: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
一起賣賣電腦!”
當時以為是中關村在打廣告。
2.程琳的《信天游》:“大雁聽過我的歌,小
河親過我的臉。”聽成:大爺聽過我的歌,小伙
親過我的臉,心想這是什么女人嘛!
3.任賢齊版的《神雕俠侶》主題曲:“讓我
悲也好,讓我醉也好……”我總是聽成“楊過悲
也好,楊過醉也好……”哎!干嗎老跟男主角
過不去呢!
4.電視上張柏芝做減肥廣告,手托在腰
上,一搖一擺地走出來,說了一句:“想減肥,為
什么不用索芙特?”
我聽成了:“想減肥,為什么不用手扶著?”
心想,光用手扶著怎么就能減肥?
5.還是小時候,把唐老鴨“啊噢,演出開始
了”聽成“啊噢,野豬拉屎了”。
6.同事聽張信哲的《愛如潮水》,困惑地問
我:“為什么他要唱‘答應我你從此不在深夜里
排隊’(徘徊)?”
7.第一次聽童安格的《耶利亞女郎》,吃了
一驚,聽成:“野驢呀,神秘野驢呀……”
8.以前我有好一段日子聽蕭亞軒的《愛的
主打歌》:“我在唱什么什么都覺得,原來原來
你是我的主打歌。”
對這個“主打歌”我一直誤認作是“朱大
哥”或者“豬大哥”,還奇怪這個歌詞到底要
說啥!
9.陳奕迅《十年》中一句詞是這樣的:“成
千上萬個門口,總有一個人要先走。”
我每次都聽成“從街上吻到門口,總有一
個人要先走”。
10.周杰倫《七里香》中有一句“雨下整
夜”,我總聽成“你瞎了眼”。
11.孫燕姿《神奇》那首歌里面有句“我們
倆穿著布紗……”我怎么聽都是“我們倆穿著
褲權……”
12.周杰倫的《愛在西元前》里“凝視我的
那畫面”,我怎么聽都是“你是我的那碗面”!
13.高勝美的《千年等一回》中“西湖的水,
我的淚”,有人聽成“媳婦的水,我的淚”,我聽
成“洗衣服的水,我的淚”,唉!
14.聽梁靜茹的《寧夏》,里面有句“知了也
睡了,安靜地睡了”,聽成“吃了也睡了,安靜地
睡了”,當時還驚呼:咋有如此生動的歌詞呢!
15.聽孫楠的《不見不散》,也不知道是那
段時間的耳朵出什么毛病了,每次聽到音像店
放高潮部分的“哦,不見不散”,我總以為唱的
是“哦,柬埔寨”……
16.還有一首在大學的寢室外邊天天放的
火風的歌:“大紅帆啊,迎那么迎著風”,我總聽
成“大紅帆啊,羊那么羊角風”。
17.聽張明敏《鄉間的小路》:“走在鄉間的
小路上,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。”曾經認為是:
“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烏龜和老牛是我同伴。”
18.孟庭葦的《冬季到臺北來看雨》,怎么
聽怎么就是“都擠到臺北來看你”。我一直納
悶,有那么好看嗎?大家伙還非得都擠到那兒
去看你?
19.同事康大姐一口標準的陜西腔,每次
去練歌房就喜歡唱那首毛寧和楊鈺瑩的《心
雨》,每次都把那句歌詞“我的思念,不再是決
堤的海”唱成“我的思念,不再是腳底的汗”,讓
我每次都欲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