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漂亮女人:“這種布料怎么賣?”
男售貨員:“一尺一個吻。”
漂亮女人:“好吧,我要十尺。”
布料包好后,漂亮女人:“(向后一指)
我奶奶付款。”
★兩少女撿到了阿拉丁神燈,燈神愿滿足每人
一愿望。
甲搶先說:“我的愿望是乙的2倍。”
乙不慌不忙:“我希望我的身材是38、
24、38。”
★兩個農家的孩子在聊天,一個突然問:“你
家的牛會抽煙嗎?”
另一個說:“牛怎么會抽煙?”
第一孩子:“哦,那么,也許是你家的牛
棚著火了。”
★審問官很嚴厲地詢問小偷:“當你在偷珍珠
時,你不會感到不安嗎?”
小偷:“會呀!我實在很擔心這條珍珠項鏈,
是不是真貨。”
★“親愛的,我非常非常想念你!你那濃密的
金色卷發,淺藍色的大眼睛,高高的額骨,你右
手上的那塊傷疤,你一米六五的身高,你的一切
一切,總是浮現在我的眼前……”
“這真是一封罕見的情書!你的未婚夫是
干什么的?”
“他在警察局工作,專寫尋人啟事。”
有個人懶得出奇,妻子要切面條,叫他借個
面板。他說:“不用,在我背上切吧!”
妻子切完面條問他:“痛不痛?
他說:“痛,但我懶得吱聲。”
★一女士去拍快照。拍完后便去取自動沖洗
的照片,看完驚叫:“我怎么照得像只猴子!”
后面的婦人冷冷道:“那是我的,你的還要等。”
★“會不會痛啊?我怕痛!”“放心好了,我
做了二十年的護士……”
“太好了,我放心了!”
然后護士一針扎下,只聽到一聲慘叫,護
士才緩緩接道:“沒有一次不痛的!”
★在警察局里,警察問被毆的傷者:“你能描
述打你的人的相貌嗎?”那人回答:“當然可以,
我就是因為形容他的樣子而挨揍的!”
★在富翁的葬禮上,一年輕人哭得死去活來。
不明真相的人們問:“是你父親嗎?”年輕人哭
得更厲害了:“不是,為什么他不是我父親啊?”
★有一樵夫準備去森林里砍柴,妻子囑咐他
說:“森林里最近強盜出沒,我看你還是帶著槍
好了。”樵夫說:“笨!我可不想連槍都一起被
搶走!”
★游泳者:“貴廠生產的救生圈使我很快學會
了游泳。”
廠長:“多蒙夸獎。”
游泳者:“救生圈一見水就撒氣,我只好
拼命地游,結果學會了游泳。”
顧客:“退貨,賠償精神損失。”
售貨員:“生發水不靈嗎?”
顧客:“是太靈了,我被抓去跟動物園的
猩猩住好幾天了。”
★約翰:“我求你一件事,你能為我保密嗎?”
大衛:“當然可以。”
約翰:“近來我手頭有些緊,你能借給我
一些錢嗎?”
大衛:“不必擔心,我就當沒有聽見。”
★甲:“抱歉,我的雞吃了你種的菜。”
乙:“沒事,我的狗已經把你的雞吃了。”
甲:“怪不得我從狗的肚子里發現了雞骨
頭。”
★甲:“昨天在街上,我見你女友咳嗽得很厲
害,引來很多路人的注意。”
乙:“她不是真咳嗽。”
甲:“咦,那是為什么?”
乙:“因為她昨天又換了一身新衣服。”
★甲:“我買了臺洗衣機。”
乙:“喔,解放了你的勞動力。”
甲:“不,解放了我的精神,這下衣服再
洗不干凈,我愛人就沒說的了。”
★甲:“我買到一張假電影票,這種人可真夠
缺德的!”
乙:“票呢?
甲:“我又轉賣給別人了。”
★甲:“我可以算是從基層干起,一直爬到頂
峰的青年。”
乙:“真了不起,你是干什么的呢?”
甲:“以前擦皮鞋,現在是理發師。”
★甲:“我今天遇到了大雄。”
乙:“誰?”
甲:“高中同學!我們那時都想進醫學院!”
乙:“他不是因為沒考上自殺了嗎?”
甲:“今天我解剖的尸體就是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