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文革”時有一段時間,人們出門,無論說什么話,只要一開口,就必須說一句毛主席語
錄,然后再說要辦的事。一天,我去供銷社,進門就聽到一個中學生和售貨員的對話,堪稱
經典。
中學生說:“關心群眾生活——給我拿支鋼筆。
售貨員說:“為人民服務——你買哪一種?”
中學生說:“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——多拿幾支讓我挑挑。”
售貨員說:“反對自由主義——不讓挑,買哪支拿哪支。”
中學生說:“我們的責任是向人民負責——你就多拿幾種讓我挑挑吧。”
售貨員說:“在路線問題上沒有調和的余地——說不挑就是不能挑。”
中學生說:“凡是敵人反對的,我們就要擁護——為啥不讓挑?”
售貨員說:“凡是敵人擁護的,我們就要反對——不為啥,不讓挑就是不讓挑。”
中學生說:“注意工作方法——有這樣賣東西的嗎?”
售貨員說:“一切權力歸農會——愛買就買。”
中學生說:“打倒土豪劣紳——你這什么工作態度?”
售貨員說:“友誼,還是侵略——咋的,你想打架?”
中學生說:“凡是反動的東西,你不打他就不倒——你以為我怕你?”
我見戰爭一觸即發,就急忙上前調解,“要團結不要分裂——你們有話好好說。”
售貨員說:“將革命進行到底——我看你還能咋的?”
中學生說:“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——你當個售貨員啥了不起?”
我看他倆誰也不肯停止舌戰,我便勸中學生一走了之,“敵進我退——你先走吧,明天
再買。”
中學生聽了,就順勢下了臺階,轉身而去,他邊走邊說:“別了,司徒雷登——哼!”
售貨員如得勝的將軍立即回敬道:“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——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