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頓將軍為了顯示他對部下生活福利的關心,搞了一次參觀士兵食堂的突然襲擊。
在食堂里,他看見兩個士兵站在一個大湯鍋前。“讓我嘗嘗這湯。”他命令道。
“可是,將軍……”
“沒什么‘可是’,給我勺子!”將軍拿過勺子喝了一大口,怒斥道,“太不像話了,怎么能
給戰士喝這個?這簡直就是刷鍋水!”
“我正想告訴您這是刷鍋水,沒想到您已經嘗出來了。”士兵答道。
駐扎非洲沙漠的法國士兵接到上級的懸賞令:捉住一個阿拉伯游擊隊員,可得黃金一
百兩。米歇爾和尤里開始在沙漠里搜索獵物。幾天勞頓下來,兩人精疲力盡地進入了夢鄉。
當米歇爾醒來時,發現他們被一百多個持槍的阿拉伯人游擊隊員包圍時,他急忙推醒
尤里說:“快起來,我們發大財了!”
美國軍隊有一條規定,軍人一律不得蓄長發。而黑格將軍擔任北約部隊總司令時,卻
蓄著長長的頭發。
有一名被禁止留長發的美國士兵,看到畫報上登載著長發的黑格將軍像,便把它撕下
來,貼在不許他留長發的連長辦公室的門上。為了表示抗議,他還畫了一個箭頭,指著總司
令的長發,寫了一行字:請看他的頭發!
連長看見了這份別出心裁的抗議書,沒有把這個憤憤不平的小兵喊來訓斥一通,而是
將那箭頭延長,指向總司令的領章,也寫了一行字:請看他的官銜!
下面是一份真實的海上無線電通訊的副本,記錄了在加拿大紐芬蘭島附近海域,一艘
美國軍艦和加拿大人的對話。
美方:為了避免相撞,請將你們的航向向北調整15。完畢。
加方:為了避免相撞,我們要求你們將航向向南調整15°。完畢。
美方:這是一艘美國戰艦的艦長在和你們通話,我再說一遍,請你們調整航向!
加方:重復,請你們調整航向。完畢。
美方:這里是航空母艦林肯號,美國大西洋艦隊的第二大艦只。另有三艘巡洋艦、三艘
驅逐艦和若干艦艇護航。請你們將航向向北調整15°,重復,是向北調整15°,否則我們將采
取必要的手段,以保證林肯號的安全!
加方:這里是一座燈塔。完畢。
亨特先生被派到美國新兵培訓中心推廣軍人保險。聽他演講的新兵100%都自愿購買
了保險,從來沒人能達到這么高的成功率。培訓主任想知道他的推銷之道,于是悄悄來到
課室,聽他對新兵講些什么。
“小伙子們,我要向你們解釋軍人保險帶來的保障,”亨特說,“假如發生了戰爭,你不
幸陣亡了,政府將會給你的家屬賠償20萬美元。但如果你沒有買保險,政府只會支付6000
美元的撫恤金……”
“這有什么用,多少錢都換不回我的命。”下面有一個新兵沮喪地說。
“你錯了,”亨特不急不忙地說,“想想看,一旦發生了戰爭,政府先會派哪一種士兵上
戰場?買了保險的還是沒買保險的?’
美國海軍陸戰隊進入伊拉克十多天,后援補給不上,糧食不足,路上與伊拉克正在逃
亡的平民不期而遇,于是向他們討要食物。善良的平民把雞蛋和西紅柿分送給饑餓的士兵
們。不一會兒,一名士兵說道:“天啊,我從來沒有想到煮雞蛋的味道居然會那么好。”另一
士兵恍然大悟,大叫:“難怪我們的總統想控制這個地區,這里的雞蛋和西紅柿確實特別地
好啊。”一位中士慌忙走過來說:“見鬼,小聲點,別讓伊拉克人聽見。”
英軍最高指揮部。士兵說:“報告,我們的飛機被擊落了。”
司令說:“敵人真是厲害呀。”
士兵說:“不是敵人擊落的,是我們的盟友美軍用導彈擊落的。”
不一會兒,士兵再報:“報告,美軍的飛機也被擊落一架。”
司令急了:“我沒有讓你們打美國飛機呀。”
士兵說:“不是我們擊落的,是伊拉克的農民打下的。”
司令說:“農民怎么打飛機的?”
士兵說:“可能是揮動鋤頭把飛機掃下來的吧。”
指揮中心:我是指揮中心,請你迅速爬升到4000英尺高度,減少對地面的噪音影響,
完畢。
飛行員:我是阿爾法禿鷹號,接收指令,現在開始爬升。但是在3000英尺高度,對地面
不應該有噪音影響,請你說明原因,完畢。
指揮中心:我是指揮中心,一枚導彈正從3000英尺高度向你飛來,不管你在4000英
尺高度是否能避開它,都將確保對地面沒有噪音影響,完畢。
勞森中將出任北愛爾蘭總司令后,下屬請他給他們一張照片,好讓衛兵認得他的相
貌,在他出入司令部時無須受到查問。勞森很快交出一張照片。不過,這張照片不是正面
像,而是從高處往下照的,只能看到他的將軍帽頂和金色肩章。
“這……”下屬拿著照片,有些迷惑不解。
“你們看我,”勞森解釋說,“大概也只有要看這個樣子。”
因為軍艦上禁飲酒類飲料,所以部分好酒的俄國士兵們便只能在餐廳里偷偷地喝。一
天,士兵們正在喝酒,忽聽到有人向餐廳走來,而且腳步聲越走越近。于是,士兵們立即把
餐桌上的酒瓶都藏了起來。
“少尉你好!”士兵們和來人打招呼。少尉從餐桌下面找到了酒瓶,可是他是個見酒沒
命的人,所以拿起酒瓶就想喝,沒想到酒瓶剛送到嘴邊,艦上的執勤軍官走進餐廳。少尉立
即開口打破了餐廳的寂靜:“一點兒不假,確實是酒,罰你們全體禁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