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晚上睡覺,老公沒有回來我就睡不安穩。

他在我身邊的話,我們倆一定要牽著手才能睡著。

一天晚上我起來上廁所,回到床上后很快就又睡了。

迷糊中感覺到老公的手在劃拉。拉到我的手臂,就往下摸,抓到我的手以后,他用兩只手緊緊地握著。

那時候,我一下子就流出淚來了……

第二天起來就問他。結果他說:我夢里和人搶雞爪子呢!

說時遲,那時快,一只筷子準確無誤地擊中了老公的前胸!

老公在部隊工作。

天氣轉涼,軍裝從長袖襯衫換成夏常服。

于是我幫老公上領花和軍銜。上完后洋洋得意地打量了幾遍——真是對稱又漂亮啊!

老公看了一眼,說了一句:老婆啊!你真是吃啥啥不剩,干啥啥不行啊!

定睛一看,我把領花上在了第二個領尖上!(正確的是上在第一個領尖上)

領花事件后,我一直想找個機會一雪前恥。

終于機會來了——老公的軍褲褲縫崩了一小段線。

我一看機會來了,于是自告奮勇地要幫老公縫。

縫完后得意地拎給老公邀賞。

結果老公一看,差點兒沒暈過去。崩線的地方還是沒有縫上,倒是緊挨著崩線一段沒有崩的地方,被我結結實實地縫上了。

于是,鑒定語依舊是老婆啊!你真是吃啥啥不剩,干啥啥不行啊!

某一天和老公撒嬌,躺在床上學嬰兒哭~~老公跑來欲哄我,忽然站在床邊哈哈大笑。

我見他不過來,就扭了幾下身體,做委屈狀。他卻笑得更加厲害。

我生氣的問他,他一邊笑,一邊抹著眼淚(笑出來的):你真的很黑啊!。。。。。。(本人皮膚確實較黑,但是臉白)又穿著綠色的睡裙,好像蠶寶寶啊!

正在極度郁悶的時候,老公又說了一句讓我吐血的話:更可笑的是,你還扭啊扭的!更像拉!哈哈哈哈啊!!!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