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流一夜后

螞蟻和大象睡了一夜,第二天大象死了,螞蟻一邊挖坑一邊嘮叨:“就他媽風流一夜,就得給你丫挖一輩子坑!”

真兇和真胸

和mm一起看警察破案的電視劇,在真兇即將浮出水面的時候,沒了。然后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。

mm:“你知道怎樣鑒別真兇嗎?”

我想了想:“那就要看證據證明力的大小了。”

mm:“不對不對,像我這樣,平躺著,胸塌下來均勻展開的,就是真胸

最有把柄的偷情

兩個女人在郊外喝酒,一直喝到天蒙蒙亮。回來的路上,她們內急難忍,于是硬著頭皮走進路邊的一片墓地。因為沒帶手紙,第一個女人便脫下內褲擦了擦,并扔掉了內褲。第二個女人發現旁邊有個花圈,便撕下挽聯擦了擦。兩個女人回家后沒多久,他們的丈夫便互通電話。看來我們得當心了,昨晚她們倆肯定有事兒,我發現我老婆回來后沒穿內褲!我更糟,我發現我老婆屁股上貼著個紙條,上邊寫著:“我永遠不會忘記你”。

夫妻同色

宴會中有一個自命風流的男士,他突然低聲的對女主人瑪莉說:“瑪莉,今晚的宴會真棒啊!假如我能找到一個一拍即合的女人,能不能暫借用你的雅室,給我們幽會一下?”

親切率真的瑪莉答道:“沒有問題,只是你的妻子怎么辦?”

“別擔心,我只去幾分鐘,她不會想到我的。”男士說。

女主人笑笑的點點頭說:“的確,我想她是不會想到你的。因為在十分鐘前她才向我借過臥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