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城是中國農牧業的天然分界線,我們老祖宗很明智的,長城以北的地是不能耕種的,只能放牧,風吹草低見牛羊,現在呢,風不吹都能看見黃鼠狼。

騎兵打步兵,那不跟德國隊踢中國隊似的吧,我想進幾個球就進幾個球。北京奧運會我給你留點臉,我5分鐘進一個,我不給你留臉半分鐘就進一個,180比0。

登州就是山東蓬萊,韓國人跟咱們套磁的時候,就說中韓兩國隔著淺淺的一道海,天氣晴朗的時候,我們能夠聽到山東半島的雞叫聲,也不知道什么雞,叫那么大聲。

有人說中國人輕家國而重鄉土,勇于私斗,怯于公戰。打架勇敢著呢,你看我媳婦一眼我跟你沒完。外敵入侵就膽小,異形打過來了,我躲著。

電視劇《天龍八部》里蕭峰他爹被人誤殺了,在那個墻壁上刻字。香港拍的劇,蕭峰他爹刻的是蒙古文,我很佩服導演,沒讓他刻英文。大陸拍的,刻的就是契丹文。

孔子是最倒霉的,死了幾千年永遠不得安寧,誰有點什么事就把他拽出來,要不然就燒香,要不然就上板磚。

現在皇陵絕對不能挖,什么時候高科技了再想辦法。況且這玩意兒你挖也沒用,也不能把東西賣了,還得建博物館弄武警看著,累不累。還不如在土里埋呢。

皇帝開國的都不錯,到二世沒準還能湊合點兒,守成還行,到三世這幫人,生于深宮之內,長于婦人之手,整天與閹豎為伍,你想想他除了“下面沒有了”的笑話還能了解什么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