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配上諷刺詩,常常詩畫相得益彰。這種形式為當今許多漫畫家和詩人們多用。
其實,這種手法早在清代就為一些文人畫師普遍采用。光緒年間有一個叫江標的江蘇畫家,常為人畫紈扇。
一日一位官場友人求他畫扇,江標笑應,遂揮筆作二鼠,旁有胡桃一只及花生數枚。寥寥數筆,墨跡簡潔。
畫畢,題詩一首:
老鼠哥哥,你何事終宵鬧我?
蠟燭已殘,油燈又破,忍使俺無端悶坐。
剛到新年,福橘烏菱,早飽哥哥肚;
只剩得幾莢花生,還有胡桃一個。
些許桐子,不值今宵小吃,恐教受餓。
勸哥哥明日還來,預備干糧,細嚼五更鼓。
無疑,詩畫相配,包含著對腐敗官場的絕妙諷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