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有一次在地鐵上,我茫然地看著地鐵的門緩
緩地關到一半,然后打開,再關上。突然,旁邊
一對男女很驚奇地叫:“地鐵門壞啦!”我趕緊
站到一個遠離他們的地方。
★基本上每次出門都會有人向我問路,偏偏我
對北京一點都不了解,因此總是笑話百出。如下:
一次在地鐵上,一個北方男問我:“北影
站哪下?”
我當時正在神游,迷迷糊糊地說:“沒有
北影站,你是說傳媒吧?”
旁邊一個姐姐一臉正派加鄙視的神情,很
“熱情”地插嘴說:“北京站直接到。”
前面一個很帥的帥哥轉過頭看了我一眼。
基本上如果沒有帥哥在場的話怎么丟臉也
沒關系,可是這一刻,我很想自我毀滅或者遁形。
★車上人多。一女士拿著一石榴對坐著的男士
說:“我用石榴換你的座位。”男士換了剛要吃,
女生又說:“別吃,下車我還要換回來呢。”
★公共汽車上有一乘客把頭伸出車窗外,司
機看見了,說:“那個伸腦袋的把腦袋伸回去,
這車廂還放不下你腦袋啊!”
★公共汽車上被踩了腳的紳士:“當心,你看
不見我的腳嗎?”
某乙:“別怪我呀,你想想,你的腳藏在
鞋子里頭,我哪能看得見呢?”
★某君乘公車常掉錢包,一天上車前,把厚厚
的一疊紙折好放進信封,后發現被偷。第二天,
上車不久,覺得腰間有一硬物,一看,是昨天那
個信封,上寫:“請不要開這樣的玩笑,影響正
常工作!”
★一輛公交車上:一個乘客問另一個乘客:“請
問你是便衣Police嗎?”
“不是。”那人搖了搖頭。
“你有兄弟姐妹是Police嗎?”
“沒有。”
“那么你的父母呢?”
“不是,我的家人、親朋中沒有Police。”
“哦,既然是這樣,小子!把你的腳從我
的腳上移開!”
★一個人坐公交車,上車后站在車門那兒問司
機:“師…….師……..傅….到…….到…….南……
南……南稍門……還有幾……站?”(是個結巴)
司機看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,繼續專心開車,
于是那人又結巴地問了一遍,司機大哥還是不理
他,這時他就有點不爽了,在那小聲嘟囔。
于是車上的一個熱心乘客說:“你不要跟
司機說話,人家要開車呢,我待會到南稍門也要
下,你隨我下就對了。”那人說:“謝…….謝……
謝謝!”
車到南稍門了,那個結巴隨乘客下了。
這時候司機大哥說話了:“不……不……
不是我…….我…….我……不跟他……他……說,
我…….我……要說……說了,他他他……還以
為……我我我…….學……學他呢!”
車上乘客暴汗。
★今天出門搭公車,一個很漂亮的少婦抱著
個小孩(大約3歲吧?)上車坐我旁邊,小孩看
著我叫了一聲:哥哥。本人26歲愧不敢當哥哥。
這個時候少婦開口了,沒禮貌,應該叫爸爸。當
時我同啊,這個更愧不敢當了。估計他是想說叫
叔叔。
★一大早坐同事車往公司趕,等紅燈時旁邊停
輛卡宴,是個美女,放下車窗瞄了瞄,同事很自
信地說:“肯定是二奶!”可能聲音有點大,被
美女聽到了,看著有點不悅,剛好綠燈,我們撒
丫子就跑,只見卡宴一腳油門追上來,放下車窗,
沖我們喊:“見過二奶這么早上班么?!”
★今天回家公車非常擠,臉對臉的程度,看到
一個MM拿著一個電話正裝電池,是飛利浦的,
合上蓋子反過來是多普達的,開機是諾基亞的兩
個手但是沒N的標志,再看機型,和OPPO的
一樣,進入系統之后發現是WIN的……
★一天,在北京地鐵早高峰時,我同事很淡
定的看報紙,然后聽到不遠處有個人說了一句:
“你別往里擠了,這么多人!”然后過了一分半
鐘后,突然那個往里擠的人大喊:“你打我啊!
打我啊!”眾人無語。
又過了大概一分鐘,那個人唱上了:“一
個北京人啊,欺負一個陜北的殘疾人啊.……一個
北京人啊,欺負一個陜北的殘疾人啊……他要打
死這個來自陜北的殘疾人啊……”翻來覆去的
唱,唱了好幾站。參照陜北信天游的口音和唱腔。
終于有人忍無可忍了,一個女人說:“別
唱了!煩不煩啊!”
那個人接著唱:“兩個北京人啊,欺負一
個陜北的殘疾人啊……兩個北京人啊,欺負一個
陜北的殘疾人啊……他們要打死這個來自陜北
的殘疾人啊……”
眾人無語。
大概又幾站后,那人一直唱個沒完,車到
站門開后,門口有個男聲不大但是估計夠狠的,
說了一句:“下車,你下不下車?”
然后車門關上,終于安靜了……
一個公交青年哥哥說話很奔放的,俺上班的
時候坐過幾次他的車,有次人超級多,多到恨不
得坐到車頂上了,還有個奶奶拼命擠啊擠。
然后司機哥哥發話了:“地嬪啊~莫國拼
命咯,嗯囡嘎國一身老骨頭擠散噠,我不曉得拼
咧。”(長沙話,“奶奶啊,不要這么拼命啦,
你這一身老骨頭擠散了,我不知道拼的。”)
全車暈倒……
★一個很胖的女人上了公交車,找不到座位,
只能拉著車上的拉環,不料司機一個急剎車,胖
女人把拉環拉斷了,并一下子撲到了司機面前,
司機看著她和她手上的拉環,沒好氣地說:“集
滿三個,送司機簽名照一張!”
★我同學有次坐503路,人多到連司機都被擠
著了。后來售票員也下車幫忙把乘客推上車。一
陣努力過后,司機門一關絕塵而去,乘客們但見
一個人在后面瘋狂追車,定睛一看,竟然是售票
員。大家都喊司機,讓他停車,但是人太多了,
看得見售票員在追車的人都在后門附近,聲音完
全傳不到司機那里去。直到又到了站,司機沒有
聽到人報站,才發現把售票員落下了。一開門那
個售票員氣喘吁吁地上車,劈頭就給了司機一頓
痛罵,因為她就那樣奔了一站的路。
★我一女同學在公交車上碰到一個人拿著個
手機特大聲地喊:“喂,我那10萬塊錢你給我
劃過來了沒有啊……”
我那同學巨郁悶,特煩這種人,就拿出手
機來:“喂,媽,怎么回事兒啊?我那50萬生
活費匯過來沒有啊?啊?剛匯完啊?行,行,好
的。”
★深夜,一公交車最后一班后準備交車,司機
回頭看,還有一位白衣的女士,坐在最后一排。
司機繼續開車,看看倒車鏡,那女的沒了,大驚。
趕忙急剎車,回頭一看,又坐那里,司機心虛的
又轉過頭繼續開車,小心的又看看倒車鏡,女人
又沒有了,巨驚,趕忙又急剎車,回頭一看,那
女人又出現了。
司機面臨崩潰,一身冷汗,轉過頭繼續開車。
第三次司機又看看倒車鏡,那女人又不見了,司
機已經崩潰了,又是一個急剎車,但沒有在轉過
頭去,這時那個女人緩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,頭
發凌亂,滿臉是血,滴在他的腳上,司機身體已
經僵硬了,不敢轉過頭去看她。那女人用很低沉
的聲音說:“老娘和你有仇啊?老娘一蹲下綁鞋
帶,你就急剎車,一蹲下綁鞋帶,你就急剎車!”
★下班了想給公交卡充值,下地鐵問賣票的大
姐:您這兒能充值嗎?
大姐:充不了,對面兒那口兒能充。
我走上去,過馬路,再下地鐵問賣票的大姐:
您這兒能充值嗎?
大姐:充不了,對面兒那口兒能充。
我:啊?不會吧?剛才對面兒的人讓我過
來的。
大姐:不會吧。(看了我一眼)小伙子,
剛才就是你問的我,你從那邊上去,怎么又從這
邊下來了!
★坐地鐵,不是高峰時間,進站的人很少,看
到有個人拎了個大蛇皮袋,從樓梯下來就在進站
的地方猶豫,我也沒多想,把包放在上面照了下
(公交卡在包里,懶得拿出來),就進站了,雷
人的事情發生了,那個一直在猶豫的人,跟在我
后面,把拎著的大蛇皮袋也在上面照了半天……
★乘公車不是照那個交通卡,會發出2元的聲
音嘛,上次我看到一個老頭子,在我后面,我照
了一下之后,機器叫2元。后來老頭子不知道隨
便拿了個什么卡,照了一下,自己叫了一聲“2
元”,聲音怪異。后來司機就說,你叫沒用的,
拿卡出來照!要么付錢!
★一農民剛進城,買了張IC卡卻不知如何用
法,于是上車后拿給司機看了一哈,司機道:“suo
一下!”(太原話“說”和“刷”同音,皆為“suo”)
該農民小聲對著刷卡機說道:“IC卡……”
司機不耐煩道:“快suo!”
農民以為說得不夠完整,于是大聲道:“公
交公司IC卡……”全車的人笑暈了。
★一個外地人拿一張50元的票子,在售票員
面前晃著:“見過沒?見過沒?”
賣票的傻了,干脆拿出一張100的Show 了
一下:“你見過沒?”
最后才搞明白,那人是想去“建國門”!
★前天下午乘公交車回家,上車后發現錢包
里沒有一元零鈔,一著急,便掏出一張十元大票
放進投幣口。后來越想越覺得窩囊,于是便跟司
機商量,能不能讓我守在門口,將下一站乘客本
應投進投幣口的錢據為己有?司機同意了。車很
快駛到下一站,很多人爭著上車。我擋在門口,
對第一位乘客說:“把錢給我。”
對方一愣:“憑啥?”
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,我就說:“給我就
行了,別的不用管。”
對方瞅瞅司機,司機點頭默許。于是,一
元錢到手。
依法炮制,很快收了八個一元錢。接著上
來一位大漢,虎背熊腰,剃著板寸,露著刺青。
見我攔著他,怒道:“干嗎呢?哥們兒?”
我說:“一會兒再跟你說,先把錢給我。”
對方眼珠子都圓了:“說啥呢?”
我說:“把錢給我!
對方張大了嘴,沖司機問:“這小子干嗎
的?”
大漢堵在門口,后面的人上不來,而車廂
里的人急著發車,所以大家七嘴八舌地嚷起來
了:“啰唆什么呢!快給錢!”
大漢很快癟了下去。只見他從口袋里掏出
錢包遞過來,哭喪著臉說:“老大,身上就這點錢,
你們人多,我服了。”
★早上上班趕公共汽車,到站臺的時候,汽
車已經啟動了。于是我只好邊追邊喊:“師傅,
等等我!師傅,等等我呀!”這時一乘客從車窗
探出頭來沖我說了一句:“悟空,你就別追了。”
★我上班的時間擠地鐵,一天,有一個40幾
歲的男人一定要擠進來,擠不進來還倒退兩步,
然后狂奔沖進來,他說這是助跑。
這我同學在1號線上幫人家讓座,人家說不坐,
我是討飯的,我要走動。
★某日坐地鐵,聽得一小美眉低聲問站在她
前面的一男生:“下車嗎?”男生回頭說:“車
還在開,你叫我怎么下去?”
★公交車在等紅燈時,一男子叫道:“司機,
開一下門,我要下車。”
“這里是站牌嗎?”司機怒道。
“就因為這里不是站牌我才給你說一聲。”
司機無語。
★一天在公交車上,由于擁擠,一男一女發生
了碰撞。
時髦女郎回頭飛眼道:“你有病啊?”
男子覺得莫名其妙,回道:“你有藥嗎?”
車上人竊笑!
女子覺得生氣回道:“你有精神病啊?”
男子冷面對道:“你能治啊?”
全車人爆笑!
公交司機停車,趴在方向盤上大笑!
★公交車上超擠,有一女人站在門口,從車
后面擠過來一個男人要下車,跟那女的說了一句
“讓一下,下車”,那個女的沒有動。男人擠過
去時就踩到她了。
結果那女人好厲害,不停地罵:“神經病
啊你!神經病啊你!”還超大聲,搞得全車都在
看呀。
男人一直沒有說話,下車時忍不住了,回
頭對那女人說:“復讀機呀你!”
全車人爆笑!
后邊有幾個搞笑的小孩,不停的演剛才的
一幕,
甲說:你神經病呀你!
乙說:你復讀機呀你!
全車人爆笑!
后來,有個小MM也要下車,擠過去說:“偶
想下去,偶不是神經病!”
全車人再次爆笑!
那個女人沒有說話,可是從邊上飄來一句
話:“你是不是沒電了?”
全車人爆笑不止!
一日公交上突聞一女的叫罵聲,仔細一聽
原來是手機被偷了,本以為她罵一會兒就算了,
沒想到罵的話越來越難聽,把偷他手機人的七大
姑八大姨祖宗十八代一并問候了,車上其他人都
皺起眉頭,這時車到站開門,一男的下車后掏出
一手機扔向那女的曰:“手機還給你,嘴巴太狠
了!”
★武漢BH(剽悍)的公交車,已經聞名天下了,
可是我有位武漢的同學更猛,硬是練就了在飛速
的武漢公交車上站著吃早飯的本事!注意啊:不
是包子油條啥的,是一碗用方便碗裝著的牛肉面
或熱干面什么的。
有一天早上,我和她一起從她家出來,要
去學校,上車前一人一碗熱干面,捧著就上了公
交,沒有位子了,倆人一人抱一柱子站著。她對
我說:“聽我的口令啊,叫你吃你再吃!”
我:“哦!”
車子開得很猛,她說:“吃!我們就馬上
往嘴里塞面條。”
突然要轉彎,她說:“停!我趕緊抱柱子,
嘴巴上還吸溜著一根面條。媽呀,好猛的一個急
轉彎,如果沒有柱子,恐怕我早被甩到阿拉伯去
了。”
她又說:“警報解除,快吃!”于是我們
又埋頭苦干。
吃完了面,我對她佩服指數急劇上升,我說:
“喂,這么多次站著吃,有沒有失手過啊?”
她說:“有,唯一的一次,整碗熱干面直
接扣在我自己腦門上。”
我爆寒……
★一天,我和表哥去趕公交車,好不容易等來
一輛,可車上的人太多了,前門根本就擠不上。
我們只好在前門刷了卡,從后門上車,可車上的
人實在太多,后門也擠不上。
于是,司機大哥就和我們商量:“我先發
動車,慢點開,你們跟在車后面跑跑。”我和
表哥這個納悶啊:這算什么辦法啊?可也沒有辦
法,只有跟在車屁股后面跑。眼看車開出大概有
十來米,忽然一個急剎車,車上的乘客把持不住
身體,全部倒向車的前面去了,后門一下子騰出
好大一塊地方。這時,司機大哥得意地招呼我們:
“快上,快上!”
★有次坐45路,人很多,上了一個約30歲的
男的,手里抽著煙,他一上車,司機就叫他把煙
滅了,結果他直接把煙往投幣箱里扔,可以想象,
司機當時那個暈,問他為啥把煙丟箱里,他說是
你喊我把煙滅了的嘛,他把投幣箱當煙灰缸了!
全車人都笑翻了……
早上上班的時候,公交車上人超級多。
第二站上來一個小美女,后邊跟一個男的。
看他們應該是不認識的樣子。好幾站了都沒有說
話。
小美女個子應該在60cm左右,我是
78cm,基本比她高一頭。小美女手里拿的那種
包裝好的豆漿,就站在我的前面。由于特別擠,
小美女站在中間,根本抓不到扶手,可能是怕豆
漿擠灑了,把裝豆漿的紙杯高高地舉過肩膀,還
時不時地喝一口。
我早上沒吃早點,聞著豆漿的味道實在餓
得受不了。她喝一口,然后就舉過肩膀緩一下。
吸管剛好離我的嘴不遠,最多就是3cm左右。
過了一會兒,我實在忍不住了,張嘴就吸
了一小口,很輕的,小美女沒有發現,然后她又
拿過去喝了一口,然后舉過肩膀,我又吸一口。
就這樣不一會兒,豆漿應該沒有了,但是
我不知道啊。她自言自語地說了句:“什么世道,
賣豆漿的都騙人,裝這么少,沒幾下就快喝完
了。”當時我差點笑噴。
她又把紙杯舉到肩膀的時候,我按部就班
地去吸了一下,結果,因為里面不多了,我吸的
時候發出了“咕嚕嚕咕嚕嚕”的聲音。
小美女猛地一回頭,我當時就石化了,嘴
里正含著她的吸管,僵硬在那里,當時那個尷尬
啊,跳車的想法都有了。
小美女說:“你干嗎啊?好喝不?要不要
我給你買一杯?看你穿得這么帥氣不像是窮人
啊。”
我:……”
現在想起來還怕啊。下一站小美女下車了,
周圍幾個人一直在看我,我自我解嘲地說:“是
我女友,和我開玩笑呢。”
我話剛說完。和小美女一起上車的那男的
就開口了:“說什么呢,兄弟,豆漿都讓你喝了,
人你也想要啊。是我的女友好不好?”
我:“啊?那你怎么不下車?”
那兄弟說:“她到了,我又沒到,我還有
好幾站路呢。你是不是有點太恬不知恥了,豆漿
都喝了,人這么多,我就不說什么了。我女友你
也想要。是我的好不好?”
我低聲地說:“是你的,是你的,我不要。”
剛好到站了,我就跳了下來。渾身的汗啊。
太慌張了!太糾結了!太心神不寧了!
★今天坐公交,上公車就給一刷卡的老大爺雷
倒了,只清脆的一聲提示:“學生卡!”
★早上乘地鐵遇到個牛人,地鐵上,突然一個
哥們兒的電話鈴聲大作,眾乘客一聽:“爺爺,
那孫子又給您來電話了!爺爺,那孫子又給您來
電話了!爺爺,那孫子又給您來電話了!”只見
那哥們兒慢慢悠悠地掏出手機,接聽:“喂,爸,
什么事?”
女“早都不往門口擠,這又不是寶馬,多坐一
會兒能咋?”司機剛把車門關上,有兩個坐在最
后一排的男子好像突然反應過來,扒開層層人群
沖到后門,讓司機開門說要下車。司機邊開門邊
嘟囔說。
“給我臺大黃蜂,我一巴掌掀出條道兒
走!”
原來師傅也是變形金剛迷。
“我這咋也是‘烏龜’,比‘蝸牛’快此。”
有乘客抱怨司機開得慢,說司機簡直開“蝸牛”。
司機幽幽吐出一句。
“你穿那么高跟的鞋,帶著‘兇器’上車,
踩著人家咋辦!”
車上人多,司機師傅喊著讓門口的人往里
面挪點。
“倒數第二排那位,別裝睡了,趕緊起來
讓座!”
有乘客坐在車上打盹,沒注意身邊站著位
老人,司機提醒。
“把你們的‘尾巴’都拉到前頭來,小心
被車門夾著!”
其實是在提醒你,把背在后面的挎包挪到
胸前,你身后有賊。
“后面的人,別亂吐痰、亂扔紙,別以為
我看不見!”
司機其實想用這個辦法讓大伙注意,多往
自己四周瞅瞅,打亂小偷的陣腳。
★早上上班坐地鐵,人多特別擠!旁邊有一個
女孩子長得非常卡哇伊正在發短信,我無意看了
一眼,發現她寫道:“今天車上人很多,很擠。”
一會兒我想起個事自己笑了幾聲。一會兒無意回
頭一看,看到這個女孩繼續寫道:“旁邊還站著
一個白癡。”
★早上公車上,一個人從包里掏手機看時間,
然后說了句:“xx。”還以為他時間來不及了,
再仔細一看,他手里拿著一個空調遙控器。
★公交車上不知是誰放了一個臭屁,大家都在
猜測,售票員發話了:“那個放屁的同志沒買票
吧?”話音剛落,一時髦女子果然中計,大聲回
道:“我買票了!
★乘客:“售票員同志,車廂里的椅子怎么這
么臟啊?”
售票員:“這是頭趟車,等拉完這趟乘客,
下趟就干凈啦。”
★女人:能讓個座兒嗎?我是個孕婦。
男人:請坐!
女人:謝謝!
男人:冒昧地問一句您懷孕幾個月了?
女人:大概50分鐘吧!
★在公共汽車上,一個男子發覺有人在偷他的
錢包,他干脆指著口袋里的工作證對小偷說:“麻
煩你,順便把這個也拿出來吧,我是警察。”
★地鐵上空位比較多時,我最多看過連續換了
4次座位的人……
★今天坐公交車,有一站司機問了一句:“關
后門了啊!”沒人回答,于是他就關了后門,起
步。這時車廂里發出一個女生弱弱的一聲:“開
門!”司機惱怒地剎車,“曉當”打開后門,吼道;
“要下快下!”車上人都看著后門,半天卻沒有
人下,面面相覷不知怎么回事。這時車載電視里
的女人又發出一聲:“開門啊!”
★坐公汽,我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。半小時后,
我把頭伸出窗外。后排也有一哥兒們,頭伸在窗
外。我對他喊:“把頭縮進去。”那哥兒們看來
不是盞省油的燈,橫著眼睛說:“去,關你屁事。”
我縮回頭,那哥兒們也縮回,我轉頭非常禮貌地
對他說:“請再不要把頭伸出窗外。”我第二次
把頭伸出窗外。估計那哥兒們特有自尊,他覺得,
你能伸,我也伸得,就又一次把頭伸出窗外。我
再也憋不住,嘔了,臟物糊了那哥兒們一臉。
那哥兒們狂叫一聲,我旁邊的朋友,膀大腰圓,
對那哥兒們說:“叫什么叫,人家給你打過招呼
的。”
★某天出門時給好友打了一個電話,讓她和我
一起出來,然后我上公交車,順便撥個電話給她:
“小M你到了嗎?現在出門了嗎?”
然后好友小M曰:“我正坐公交車呢!”
我說:“我坐的10×路公車,你坐哪個?”
好友大喜:“我也是!”
我感覺不對勁,看到對面的人看神經病一
樣看著我,下意識往后一看,發現好友小M坐
在我身后的座位上:“你到了嗎?你到了嗎?怎
么不說話,喂?”
★有一次乘坐45路去鐘樓,中途上了位中年
婦女。車上當時人不多,可她就是靠著我和另
一個MM站著,我下意識地將自己的包包放在
了身前,可旁邊的MM卻渾然不覺地看著窗外。
不久,那位中年婦女一只手伸進了MM的包包,
說時遲那時快,我突然放了一個響屁,又臭又響
啊,惹得滿車人看我,羞得我恨不得找個洞鉆啊。
不過,熏得中年婦女趕緊縮回了手去捂鼻子!哈
哈!
★一位乘客對乘務員說:“我要到頓卡斯。”
乘務員說:“這趟車星期二不能停頓卡斯,不過,
老兄,我們在頓卡斯換軌時,速度會減慢,我把
車門打開,你跳下去就是了。車雖然開得不快,
可你跳下去后要跟著往前跑,否則會把你卷進車
輪的。”
當火車到頓卡斯時,車廂門打開了,這人
跳下火車就往前飛跑,由于心情緊張,他一直跑
到了前二節車廂的門前。就在這一瞬間,車廂門
打開了,一位乘務員又把他拖進了車廂。列車又
恢復了正常速度。
這位乘務員說:“老兄,你真幸運,星期
二我們這趟車在頓卡斯是不停的!”
★我在公交車里聽到別人打電話到電臺點歌,
有一個男人打電話進去說:“我是外地人,現在
回家的車票買不到了,只好在北京過年了。我想
點首歌!”
主持人問他:“你想點歌送給誰?”
我當時還想這還用問,肯定是遠方的父母
親人了,誰知道他卻回答說:“我想點一首陳小
春的《算你狠》,送給北京站工作人員以及所有
票販子!”
★今天單身節啊,有人吃不飽有人撐死。想起
來和朋友的小侄子一起坐公交車,那屁小孩沿路
很多動,車到一小區站,異常興奮,手指小區,
大聲說道:“我爸爸的二奶以前就住這里。”全
車嘩然,朋友鎮定自如,說:“臭小子,告訴你
很多次了,二奶奶不能簡稱二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