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小寒村小學六年級的班主任是個大個子,我們都偷偷叫他“笨笨老師”。他所謂的笑容是這樣的:牛一樣的大眼,完光一放,嘴角使勁地往兩邊一扯。可你就是看不見他的笑容。你一定認為有這樣一張臉的人很枯燥無趣,可恰恰相反,他可愛極了。
比如,他面對黑板時聽到下面有人說話,就會猛地扭過頭得意地說:“我早就知道×××今天一定會說話,怎么樣?算準了吧?”他竟然自信地認為我們都看不出他是自作聰明!再比如,他弓著腰在黑板的最下面寫字的時候,就會累得“呼哧呼哧”直喘氣。他兩腿又開,腰與腿幾乎呈九十度夾角,直直地彎下來,屁股生硬地攝起老高,那模樣,可逗了!有時候他還會模仿那些交頭接耳的同學,把脖子笨笨地伸出老長,使勁眨巴他的大眼睛,裝模作樣地在講臺上嘀咕,夸張死了!
還有,他老是嫌我們這些鄉下孩子不夠“文明”,要我們進校門就講普通話,可他自己的普通話卻糟糕得要死。有一次,幾個男生因為喝自來水被校長逮住了,笨笨老師在教訓他們的時候就說了這樣一番普通話:“叫你們別黑(喝)水偏黑(喝)水,看給咱們班抹喝(黑)了沒有?”這讓挨批的男生全笑翻在地。
近來,我們班的“近視眼”越來越多,黑板上的字他們都看不清。笨笨老師就從縣醫院請來一個眼科大夫,給我們講用眼衛生。眼科大夫說,真性近視不戴眼鏡視力下降得更快,希望大家盡早去醫院檢查,盡早配眼鏡。
李志說:“大夫分明是在推銷眼鏡,笨笨老師肯定被她收買了。反正我不配。”李志和我是同桌,他的視力糟糕到連書上的AB也能看成AD。眼科大夫白講了半天,根本沒人聽她的。笨笨老師憂傷地說:“小朋友們,你們的眼睛很令人擔憂哇!”我們明明都上六年級了,他卻總是叫我們“小朋友們”!笨笨老師憂傷的時候,大眼睛是瞇起來的,嘴角仍是向兩邊扯,分明是笑嘛!
笨笨老師就給家長們做工作,但是也沒多大效果。于是一到大課間,我們的笨笨老師就拎著一臺破錄音機出現在教室門口。他一按按鍵,眼保健操的音樂就開始響起來。他大眼一瞪,瞅著不做操的家伙,奔過去大聲說:“做操!做!”大家只好裝模作樣地做操。笨笨老師瞪著眼,一個一個糾正不規范的動作。糾正了A,B又錯了,糾正了B,C又錯了。他一急就口吃起來了:“笨….笨……笨死了!”這聲音和錄音機里“揉按睛明穴”的甜美聲音摻和起來,笑得我們都做不成操了。顯然,眼保健操沒什么效果。
最后是我們沒戴眼鏡,笨笨老師卻戴上眼鏡了,而且是一副小巧精致的粉腿眼鏡,小眼鏡往他那雙大眼上一架,我們都替他難受!
幸好他總是把這副別扭的眼鏡放在講臺上,有人搗亂時,他才瞇著眼摸起眼鏡戴上,說:“誰搗亂?誰搗亂?讓我架上我的‘望遠鏡’,看看到底是誰搗亂!”這“望遠鏡”還真是管用,他大眼一瞪,一下子就看清了搗亂的家伙!笨笨老師便得意揚揚地沖我們展示著他的眼鏡說:“小朋友們,想不想試試我的‘望遠鏡’?眼鏡度數合適的感覺很好!”
李志最興奮,沖上去搶過眼鏡就戴上了,他放眼全班,扯著嗓子使勁叫:“清楚!那叫一個清楚!”笨笨老師高興地說:“所以,眼睛近視了還是盡早配上眼鏡的好!”
李志第一個配了眼鏡。李志一配,“近視眼”們就都配了。等大家都戴上眼鏡了,笨笨老師的眼鏡卻退休了。他看著滿屋子閃亮亮的眼鏡片說:“小朋友們,我根本就不近視,那副眼鏡是我為了讓大家充分認識到不配眼鏡的害處,特意向你們語文老師借的!”哦,原來如此呀!笨笨老師使勁瞪著那雙大眼說:“知道嗎?近視眼不戴眼鏡是痛苦的,不近視卻戴上眼鏡,更痛苦!”
上個禮拜,他又把我們逗樂了—一他的頭發變得像狗啃的似的。原來,這都是王一丁鬧的。
前幾天,王一丁把他那給長長的劉海染成了金黃色的,這給奪目的金黃色使王一丁像國寶一樣成了班上獨一無二的品種,想不出名都難。無論走到哪里,他都充分享受著大家好奇的目光,這使得王一丁的小臉高高地仰了起來,寫滿了自信和驕傲。
課間的時候,王一丁被笨笨老師叫到了辦公室。上課前,王一了回來時又變成了和我們一樣的發型。緊接著,笨笨老師以一個嶄新的形象出現在我們眼前,讓我們目瞪口呆:他的整個腦袋仿佛是一片灌木叢前鋪了一小片草坪,難看死了。我們實在不忍心看他,更不忍心笑他,只好低著頭一個勁兒地整著、忍著、難受著。
笨笨老師摸了摸額頭,沖正在裝模作樣忍著笑的我們說:“小朋友們,出奇搞怪原來不好玩哪!”這句話讓我們笑翻了!
原來笨笨老師把王一丁叫去要剪他那綹頭發,王一丁抗議說:“你也有劉海。”笨笨老師說:“我沒有染色。”王一丁
說:“那你給我染成黑色的,不能剪!”笨笨老師拿起剪刀,一剪刀下去,剪了自己的劉海,然后問王一丁:“現在你的怎
么辦?”王一丁沒話說了。笨笨老師就揮起剪刀,“咔嚓咔嚓”把他的頭發剪短了。
笨笨老師的確是笨,他托著王一丁的下巴,剪來剪去,看來看去,直到上課鈴聲響了才給他弄好,自己的頭發卻來不及弄了。他只好一狠心,硬著頭皮,勇敢地走進了教室。
笨笨老師現在在干什么呢?嗒,他正在教室門口教育李小麗呢!他拾起李小麗掉的書,李小麗接過書卻啥也沒說。笨笨老師做了一個哈腰的動作說:“說‘謝謝您’!”李小麗很
“聽話”地也哈了一下腰,說:“不客氣!”
哈哈,我們的笨笨老師樂得大笑起來啦,那雙大眼又瞪圓了,嘴角又使勁扯到兩邊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