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哲學家休謨也是一位經濟學家、歷史學家。他晚年退休后,每年還能拿到1000英鎊的退休金和印書稿費。他在愛丁堡圖書館做管理員時寫的《大不列顛史》是一本重印多次的暢銷書。周圍的人勸他再寫續集,一直寫到當代。
哲學家攤開兩手說:“你們已經給了我太多的榮譽,先生們,但我不想再寫了,理由有四點:我太老了,太胖了,太懶了,太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