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代文嘉,字休承,江蘇吳縣人,有《鈴山堂書畫記》行世。
他所作的《明日歌》傳誦很廣。
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!
日日待明日,萬事成蹉跎。
世人皆被明日累,明日無窮老將至。
黃昏滾滾水東流,今古悠悠日西墜。
百年明日能幾何?請君聽我明日歌。
文嘉還寫過《今日》詩,堪稱《明日歌》的姊妹篇,通俗而富
有哲理。
今日復今日,今日何其少!
今日又不為,此事何時了?
人生百年幾今日,今日不為真可惜!
若言姑待明朝至,明朝又有明朝事,
為君聊賦今日詩,努力請從今日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