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橋看到一個賣藝的流浪漢,手里拿著個二胡。我夸他:“拉的真不錯! ”“謝謝夸獎! ”“可是你為什么要在街上大便呢?”